水电达2.41万座影响水生态环境

浏览量:16 次
水电达2.41万座影响水生态环境

    中国科学院曹文宣院士长期关注长江上游水生生物保护和河流生态环境修复问题。11月4日,在“长江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分论坛上,曹文宣介绍,长江上游分布有鱼类286种,其中局限分布在上游各干支流的特有鱼类124种,占43.3%;长江鲟、白鲟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主要在上游水域栖息,“这些珍稀和特有鱼类,是上游水生生物多样性的典型代表,需重点保护”。

    然而,始于30多年前的“西电东送”,已在长江上游修建不少水电工程。2012年2月《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2012-2030年)发布后,上游干流与主要支流规划了若干水电站,形成梯级开发。

    2018年6月19日,国家审计署发布《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7年底,长江经济带有10省份建成小水电2.41万座;8省份930座小水电未经环评即开工建设;过度开发致使333条河流出现不同程度断流,断流河段总长1017公里。

    曹文宣介绍,这些小水电一般建在流量较小的二级或三级支流,一些装机容量仅几百千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些小水电缓解了当时短缺的困境。但它们数量多,大量引水式电站使河流断续脱水,“发电收入很可能不够抵偿对水域生态破坏造成的损失”。

    当前,有的“修复”做法是,在梯级水库间修建过鱼设施、放流特有鱼类。在曹文宣看来,由于水库内已无特有鱼类的栖息生境,这些举措并不是生态修复,“耽误了时间,一些物种得不到有效救护,同时还造成了资金浪费。这种情形不应再继续下去了!”

    在水利部中国科学院水工程生态研究所研究员万成炎看来,长江水生环境面临的第一个主要问题,也是“大坝阻隔、生境破碎化”。

    万成炎分析,坝上坝下生物种群隔离,一些物种不能在历史上原有的产卵场自然繁殖。中华鲟虽然在葛洲坝下形成了新的产卵场,但繁殖规模极其有限。

    他还提到,金沙江水电梯级开发,造成流水水生境锐减,鱼类产卵条件或其早期资源存活的流程不能满足需要,多种依赖流水生境完成生活史的长江上游特有鱼类受到明显影响。

    长江流域大量水利工程的建设,亦引起中国科学院陈宜瑜院士的注意。在陈宜瑜看来,长江水生态目前面临的几大威胁中,水利工程建设是首要问题,“长江流域目前建有5万多座水坝,对流域水生态环境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些水库建设,改变河流自然径流过程,蓄水导致坝下水温变化滞后,影响鱼类繁殖。

    论坛上,来自中国工程院相关人士的发言也表示,当前长江流域干支流及其附属湖泊水域生态系统不断被水利枢纽分割,和富营养化日趋加重,自然资源被过度开发利用,“物种的生境已遭受严重破坏”。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参会代表也注意到,金沙江下游有4座世界级巨型水电站,中游有8级水电站;长江上游主要支流岷江、大渡河等也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梯级开发、规划,“这些密布的水电站,不但是河流生态系统的阻隔点,也已显著改变了坝下的水文情势,进而对栖息于此的水生生物造成显著影响。”

    如何实施生态修复工程?

    曹文宣院士认为,恢复河流的连通性和水文、水温等环境要素原有的自然节律,这在一些已建高坝大库的河流难以实现,“但对一些分布有较多特有鱼类的支流,要进行完整修复”。

    事实上,在长江上游,一级支流赤水河,就是一条自然流淌的生态河流。

    流经云、贵、川的赤水河,干流全长436公里,河口多年平均流量309m3/s,整个干流未建大坝,“水域生态系统完整、健康,水生生物种类繁多”。

    今年7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采访团随行看到,赤水河河水清澈、水量充沛,在当地被誉为“生态河、美酒河、美景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水电达2.41万座影响水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