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料与印染,上下游的共生与博弈

浏览量:25 次
一车车化纤原材料从萧山驶出,运抵绍兴织造厂织成布,浸染上从上虞而来的化工染料。


随后,朱红、鹅黄、品绿、霁青、靛蓝……各色布料被送至嘉兴、宁波等地的制衣师傅手里,幻化出万千款式衣服。


产业链就像一只魔术手,牵引、调动着浙江各地的行业,也在浙江各地演绎出一个个各具特色的块状产业。


国际市场风云变幻,细分产业暗流涌动,供需市场互相角力,一次次涨价风波搅动产业链上下游的共生关系;而在生产成本攀升的倒逼之下,一些企业也开始选择离开故土,向省外甚至国外转移……


过去这一年,纺织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像到了新校园的学生,重新认识前后桌的同学,重新面对转型升级这份新大纲下的考卷。


绍兴,柯桥,马鞍镇。每天从早到晚,50公里长的兴滨路两侧,一边是一车车白色的坯布源源而来,另一边,货车载着色彩斑斓的布料鱼贯而出。


这里集聚了印染之乡柯桥的全部印染产能,全国三分之一的染色布都曾到过此地,在“染缸”里过一遭,随后四散至各地服装厂。


染料与印染,博弈


染料频繁涨价,印染企业很愤慨


“这个会长当得有点难。”从事印染行业20多年的李传海,是浙江省印染行业协会会长。去年一年,李传海不仅要面对旺季晚了两个月才来的市场困境,更让他头疼的是,还要代表印染企业和本该合作共赢的上下游行业展开一场场“较量”。


印染,纺织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化纤织造企业为它们提供坯布,化工企业在它们身上插上染料这根“食管”,作为高耗能行业,印染还离不开热电和天然气公司。


“我们的处境可以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去年以来,上游染料的频繁加价,让印染企业有些吃不消,“煤改气”以后,天然气价格更是涨了不少。


“好不容易等来企业减负的优惠,可上游企业一涨价,不仅这些利好没有了,我们的利润也撑不住了。”


李传海坐不住了,事关身后几百家印染企业的生计,他一次次上门找染料协会、天然气公司谈判,可该涨还是涨,去年11月,天然气一次性涨价30%以上。


盛鑫印染董事长傅见林:“从去年2月份左右的每公斤10.8元,最高涨至18元;另一种分散黄染料,4月份为每公斤37元,到了8月份飙涨到120多元。“过去染料只占总成本的15%左右,现在能占到22%。”在傅见林看来,去年染料化工行业的利润就很不错了,可是几家体量巨大的企业依然联手涨价。


对于印染企业的抱怨,染料化工企业同样有话说;


某染料企业主:“尽管对比原料成本,去年的染料确实涨得有些高,可这波涨价的主要原因,是苏北等地经历了环保整治,市场上产能锐减形成供小于求的局面,涨价也是一种市场行为。”他又补充道:“我们身上也背着环保、人工成本啊。”


染料与印染,共生


李传海说:“在印染产业还没集聚的时候,印染企业和配套热电企业遍布柯桥各乡镇,每年,印染协会都要和热电协会协调价格。吵了十几年,最后怎么样呢?我们都搬走了,这些热电企业10家里倒了9家。”


最后李会长感慨道:“上下游企业是环环相扣、彼此依存的,不能竭泽而渔。”


产业链的稳定性,取决于相关企业间价值与利益的动态平衡。一条产业链上,由于所依赖的生产要素不同、附加值不同,在转型升级中的痛苦程度也不同,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能否持续共生共存?


在生产成本高企、环保整治加码、国际市场局势复杂的压力之下,整个产业链都在寻求突破之路。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其实不仅仅在印染环节,整个纺织产业链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产能转移、环保关、贸易摩擦、任性的国际原油、原料端的暴涨暴跌......在“黑天鹅”事件频发、市场起起伏伏的当下,产业链上下游之间良好的沟通信任和利益调节机制是抵御市场惊涛的利器。


产业的转型升级一定会面临诸多困惑,也一定是伴随阵痛的,这样的阵痛不像人体的新陈代谢一般无声无息。而是有实实在在的关停、倒闭、离开,转型升级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要经过一段曲折且痛苦的道路。


从整个纺织产业链角度出发,产业链上每一环不仅仅要努力让自己活的滋润,还要期盼“朋友圈”的小伙伴都活的滋润,产业链的上下游本就是相辅相存相互依存的。荣,大家共荣,损,大家俱损。所以唯有携起手来,一起坚定的朝着产业升级的方向努力,才能老树开花再迎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染料与印染,上下游的共生与博弈